香书小说 > 修真小说 > 道士夜仗剑 > 第一卷:遍访山河寻妙法 336:形如枯槁的人
最新网址:www.xbiqugu.info
    人有气,山有气,一座城也有气。

    而其中有差别的就是人的‘气’之中会有蕴念,念而化神,所以低阶的人称为气念或者是法念,而高阶之后,便称之为神气。

    当山有了神气,有两种可能,一是这山生了‘神’,第二种则是这山有了主人。

    比如一个人在山中开辟了洞府,长年在这山中修行,他的神气自然的会与这座山的山气沟通,因为山气无神,他的神就会慢慢的变成了这一座山的‘神’。

    而一座城呢?

    一座城的‘气’是杂乱的,是由无数的‘人气’缔结而成,而且每一个神的‘人气’之中都是蕴含着念头的,是有‘神’的。

    但是一座城中的人,久居一起,而其散发出来的气念彼此之间会有一种相互勾结融合在一起的相性。

    形成这一座城的‘城气’,而往往这个时候,若是这一座城之中,有着府君,有着大家都知道都认可的一位‘大人’,那么,对方却是有机会成为一座城气之中的那一位‘主神’。

    他自己本身是‘城气’之中的一份子,天然的与其他的人散发出来的气念相合,而因为他的身份,他是有机会成为‘主神气’的。

    乾京城上空的气是斑斓的。

    其中的‘主神’不明确,便是楼近辰要感受并捕捉的气机。

    他不是要施诅咒之法,而是能够通过眼睛去看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看得到城头上空的气,并且可以看到不同的颜色,这也是一种景。

    楼近辰的目光看着那个一团黑红色的颜色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黑都是不太好的,他的双眼顺着那黑色看去,那黑色在他的眼中开始出现变化。

    那黑红色的气在他的眼中剥开,于是他看到一个形如枯槁的人。

    这人一身华丽的衣袍,他觉得眼熟。

    他的双眼继续往更深处看,因为他发现这些黑红之气虽然从他的身上发出来,但是他却觉得这个人的神气是干枯的,这样的人几乎是垂死之人。

    不可能还散发出这样的气息的,这样的人也不会异变。

    在他见过的异化的人之中,都是神气充足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的内在已经改变了,就像原本正常生长的树枝被砍去了,根被却被人开皮嫁接了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看上去已经没有枝叶,但是根部其实已经可以在发新芽,只是这新芽却可能开另外的花,可能结别的果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人神气干枯,他继续看时,对方勉力的抬头去看,显然是因为楼近辰肆无忌惮的看,而让他感应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乾王玄烨?”他从对方面孔的轮廓还是能够看出来一点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他吗?”他几乎不敢相信,当年他见对方之时,对方那种高明手腕,将整个乾京都掌控着。

    利用冬之神教与国师之间的矛盾,让两个强大的存在都在国都之中俯首听命,可是现在呢?

    “会是他吗?”他心中再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他想要继续看时,心中却生出一丝悸动。

    眼神收回,却已经看到一点乌光朝着自己飞逝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点乌光是来自于下方的城中,乌光过处,所有云雾都被荡开。

    楼近辰没有动,也可以说他动了,因为他动的是念头。

    念动身不动,合于神气之中的白虎剑丸动了,瞬间聚出一丝,在他的身前多了一抹白光,在这电光火石之间,迎着那一点乌光而去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其实避开是最佳的方式。

    因为只需要避开一个身体,这乌光便不能够打中到身上来,而他以剑光去挡,只那点小小的位置,万一没挡着,自己要躲便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念动,银辉聚,乌光则是到达在楼近辰身前三尺之时,有银辉一闪,突然从中破开了。

    分成两半的竟是箭矢,去势仍然凶,仍然破开了一片云,落在遥远的虚空。

    楼近辰看着下方,看到王宫之中,一个小院之中,有一个老人站在那里,他的手上拿着一张巨大的弓。

    而这个老人也是高大威猛的样子,即使满头灰白的头发,却依然给人一种凶悍的感觉,像是一只狮子。

    他一脸的灰白胡须,一双白眼多过黑眼的眼睛,身上穿着半身的甲,甲是暗红色的,像是鲜血染了一样,手上戴着束腕,右手担着同样暗红色的大弓。

    楼近辰看清楚这个人之后,却并不知道对方是谁,但是看其行头,便知应该是出自于军中。

    然后,他想到大乾国独一无二的道脉。

    甲兵。

    结合武道、秘食、炼气而成的甲兵道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箭的威力到底有多大,楼近辰并不能够感受到,因为他的白虎剑丸非常的锐利,在与那箭矢接触的一刹那便破开了。

    对方的箭越快,那么破开的就也越快。

    所以他感触不深,但是看对方的眼神,威而锐利,凝而不散,似有神藏聚其中,这是一个至少第五境的甲兵修士。

    而且对方身在王宫之中,肯定是为了守护什么,应当是有官位的,所以他的神气在这整座城之中,虽不是主导的位置,却也是能够调动这满城的‘气’为他所用的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并没有再拉弓出手的意思,但是在那屋檐下,却有人影绰绰,显然是已经惊动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楼近辰却是伸手在虚空里一扯,便扯来一片云雾将自己遮蔽,然后隐去身形,一转身,朝着城北而去,他在天空看那个方向,只有着一片暗沉。

    像是有着终年不化的云雾阻挡北边的风光。

    当他靠得近了之后,眼中那模糊朦胧的景象便清楚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竟是像是直接在以天地虚空为背景的水墨群山画卷。

    楼近辰这一刻是震憾的,因为他当年是从这里经过的,很确信这里当时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就在他在天空注视着这仿佛从大地上连接到九天之上的山脉时,突然有钟声响起,山中有一簇云雾大开,露出里面藏于树下的宫殿来。

    “当……当……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友能再来京中,老巫不胜欢喜,老巫这里有珍藏七十年的清酒,只等小友前来开坛解封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不急不徐,像是一阵清风一样的送入楼近辰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,楼某已经许久未曾喝酒,今日一定将国师大人的酒喝光。”

    楼近辰话落,已经化作一道银光落入山中。

    而乾京城之中,那位持弓老人在听到了楼近辰的话之后,眉头立即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即吩咐道:“注意严防,打起精神,楼近辰此人既会行张扬之事,亦从不介意使阴行暗遁之术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担忧,楼近辰这个时候来都城,难道是被他知道了什么?

    (本章完)

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wap.xbiqugu.info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