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书小说 > 网游小说 > 梦回古代,我成了御兽大佬 > 第1卷 第43章 史前生命:夕
最新网址:www.xbiqugu.info
    “斜眼睛看人”被狗绳强行牵着,低着头,倔强的顶住双腿。

    陆源拉不动,那就由大白用嘴拉。

    大白力气巨大,用嘴巴咬着绳子,硬生生拖着战败年兽溜村。

    “斜眼睛看人”气抖冷,别扭地走在路上,满腔怒火。

    休息了一小会,它暗戳戳地留了一点体力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年兽后辈在黑暗中出现,看见它被狗绳牵着,“斜眼睛看人”的自尊心爆了,出奇的愤怒,理智无全,用掉好不容易存下来的力气,拼死反抗。

    「嗷!」

    它张开血盆大口,朝陆源扑去,全身热气红到发烫,滚滚而去。

    可大白就像一堵墙,横在陆源身前,只手摁下。

    这时“斜眼睛看人”的脸埋进地里,想抬头挺胸,却怎么也抬不起来,不由满脸羞红,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耳边,传来了小孩子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“哇塞,是战败的年兽!”

    “陆大师打败了年兽头领!”

    “我们赢了!”

    孩子们爬上窗台,打开窗户,大眼睛瞪了又瞪,满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成年村民谨慎地拿着鞭炮兽露头,看了看外面。

    看见满身伤痕的三星年兽屈辱的游行,当即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陆大师收服了年兽头领!

    这话很快就在新年之夜传开了。

    野生年兽们惊恐退散,即使新年的岁成熟了,它们也不敢收割了。

    可怕的人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源溜了好多圈,一直逛到子时过去,跨过除夕之夜,大白闻不到其他年兽的味了,这才放心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当然,陆源能安心睡觉,村民们可不会安心睡觉。

    姜伯和姜雪会在屋子里点亮烛灯,门外的灯色笼也会适时添加植物油,让它照亮一整夜。

    这个煎熬的过程,名叫守岁。

    保持清醒,别让年兽吃到。

    老祖宗们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获知陆源准备入睡,姜伯有些吃惊,并感到为难。

    年兽头子战败,不等于年兽之灾结束。

    饥饿到发昏的年兽崽子有可能会杀个回马枪,趁人们注意力涣散时吃人,吃完就跑。

    故而姜伯也竖起了家传的驴皮影,在纸窗后立起来。

    人藏在驴皮影后面,看着烛台,或看书,总之要留神外面的动静,不能全睡着。

    “陆大师,您真要在新年夜睡觉吗,这是不是有点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大白不会睡的,会替你们守夜。

    “再说这除夕夜最难的一关都过去了,不会有年兽头领进这个村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门外那年兽,它的智商不低,像我家大白一样聪明,因此其他年兽头子知道后,不会明知有大敌还敢头铁,换一个村子不比啃硬骨头好?”陆源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道理是这个道理,可是……”姜伯说到这里,语气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源说的没错,年兽头子屈辱战败,后续不会有年兽敢进村子了,这是实力的碾压,也是辉煌的战果。

    纵观村子往年的战绩,都没有如此彪悍的战果,少说也会被吃掉四五十人,多则上百。

    以前有老祖宗保佑多子多福,勉强过得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话……刘河村的祖祠要重建,各家的人都在等年兽之灾死去的人,将尸体火化后,送进祖祠,让他们继续保佑大家。

    年兽头子被降服后,年兽必然不敢进村子了,这确实是好事。

    但姜伯想到祖祠的空洞,心里并没有完全放心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就只剩下两人了,不会有人来报复我们,而且陆大师也在屋子里。”

    姜伯想到这里,身子稍稍放松。

    姜雪还没有意识到爷爷这句话隐含的可怕性。

    比年兽更可怕的是未教化的愚民。

    新年之夜没有人因年兽而死,那么祖宗从哪里来呢?

    姜伯没有明说,只是看向窗外,心道守岁这件事还是要坚决进行的。

    姜雪的注意力则不在守岁身上,她刚刚注意到陆前辈说到除夕夜。

    好奇怪啊。

    今夜为什么是除夕夜呢?

    “前辈,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您。”

    陆源正准备回屋睡觉呢,听到姜雪的提问,收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新年之夜对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陆源点点头,并不理解她想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除夕夜也是一个同一个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陆源挑眉。

    看着姜雪的恍然大悟表情,以及姜伯脸上闪过的迷惑表情,陆源突然感觉不对。

    姜雪和姜伯两人对除夕夜的反应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前者是知识求解后的喜悦,后者是纯粹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们对除夕夜有什么疑问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姜雪摇头,“除夕夜应该是外边的叫法吧,我这都是叫新年之夜,或者是守岁之夜。”

    除夕除夕……陆源在心里念着这个名称,突然间全身一颤,联想到了某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除夕中的“夕”,有可能也是可怕的凶兽物种,不然为什么要用除字呢。

    “姜伯你也没听过除夕夜的说法吗?”陆源问道。

    姜伯摇摇头。

    老汉翻遍了脑子中所有的新年回忆,都没有听过这种说法。

    “那你听除夕二字,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初听这名字,应该是和年兽齐名的凶兽吧。”姜伯思绪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听过哪个地方有这个名的凶兽吗?”

    姜伯摇头,说道:“大师,我走过的路也不多,或许是哪个地方的叫法,也许在传开前,‘夕’已经被降服了。”

    被降服了?

    可能性很低,这可家户喻晓的节日名,历历代代皆如此,影响深远。

    既然大家没听说过,那很有可能是“夕”还没有诞生。

    或许“夕”是第六纪元诞生的凶兽,陆源得回去仔细查查才知道了。

    前面提过,陆源对很多知识的了解只停留在众所周知的浅显级别,并没有深入了解。

    像除夕夜的观念,就像是如吃饭喝水般自然的过节,并不会真正考究背后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“夕”不像年兽那样存活于后世,它有可能是被彻底消灭的凶兽,其名字只存在于人类的节日纪念中。

    陆源想到这里,迫不及待要返回现实了。

    告别了二位后,陆源先去处理“斜眼睛看人”,让大白抽筋断骨,让其彻底失去战斗力,这才回屋睡觉,离开了梦境。

    此次新年之夜的胜利,让陆源收获颇多,知道到了上古年兽并非后世人想象中那么不堪,此外最大收获就是他对“夕”这一凶兽产生兴趣。

    他上网搜索“夕”这一名字,弹出来的大多是夕阳的风景图。

    登上宠兽知识网,进行更专业的定向检索,将宠兽、凶兽等多种选项都点上。

    「网站检索中……」

    「检索结果已更新——凶兽:夕」

    「史前生命,存在于某个未知纪元,初步推测“夕”是时间系凶兽,有关于它的详细信息均无。

    目前只有人类文明的节日信息留存它的少许信息。」

    陆源点击鼠标,想拉动进度条往下看,却拉不动。

    这时才知道,有关于“夕”的信息就这么多。

    有关于“夕”的一切,似乎被岁月斩断,不被外人所知。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wap.xbiqugu.info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