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书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渣了清冷权臣后,他日渐疯批 > 迢递嵩高下 第18章 意料之外
最新网址:www.xbiqugu.info
    在场众人无不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谢氏身边的婢女先春桃一步捡起地上的金步摇,捧在手中端详,看见金步摇末端錾刻的“叁”字,颔首道,“夫人,这就是您送给林三娘子那支。”

    春桃僵着身子不敢动,林妙云狼狈地躺在地上,几欲昏厥。

    大夫人派来的嬷嬷倒是气定神闲,“哦?我们花奴小主子偷的竟不是三夫人的金步摇?那看来它叼着的金步摇,是大夫人那支?”

    毕竟当年金步摇有一整套,晏家几位夫人人手一支,老夫人还特意让工匠在末端刻上数字,以免弄混。

    谢氏皮笑肉不笑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林嗣音微弯下身,她倒是不怕猫儿发狂,手法娴熟地抄过它的肚皮,把一整只猫抱起来。花奴本也想给她一爪子,被她掐到脆弱之处,又嗅到荆芥草的味道,慢慢乖巧下来。

    一丝惊讶划过大夫人眼底。花奴脾气差,府中能抱它的只有她与晏洵,照看它的下人都经常被抓伤,对这娇滴滴的小娘子居然如此客气?难道这林四娘子,真与她大房有缘?

    大夫人并不知道,前世林嗣音在花奴身上吃过不少苦头。有一回来晏府做客,彼时林妙云以晏家表妹的身份出现,就在晏家小住,而她已是汝南王妃,作为宾客赴宴。林妙云事先让人把涂满荆芥草汁的丝帕放在她桌上,勾得花奴当场发狂,跳上林嗣音的桌子,把饭菜打翻一地,让她险些沦为豫州笑柄。

    而今林嗣音只是漫不经心地抚摸着花奴的肚皮,这是猫儿身上最柔软之处,由内而外散发的危险气息让花奴瑟缩地卷起尾巴,一动不动地蜷在林嗣音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让玉露去了典当铺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子不好,每隔十日就要以草药沐浴,日常起居都要熬药,开销甚大。从观中带来的药已经耗竭,林府给的月例不足以支撑这一庞大开支,院中丫鬟偷偷拿自己的月俸为我补给。”

    她嗓音温淡,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小事,微微颤抖的肩膀却暴露她此刻的不安,叫人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我亏欠她们许多,却给不出赏钱。前些日子汝南王与父亲送来一些衣裳首饰,我便分发下去,让我贴身婢女得空送到典当铺,换些金银分给院中下人。玉露老实可靠,我把这件事交给她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该在林府等我回来。我的婢女皆忠心护主,待我一片赤诚,我确信她们绝非贪财小人。金步摇为何失窃,我与我的婢女皆不知情,请夫人、郎君明辨。”

    她缓缓跪下,纤瘦的脊背挺得笔直,仿佛红梅凌霜盛开。青年手指轻叩扶手,嬷嬷接到暗示,立刻道:“哎!林娘子,您千万别这样,这太折煞我们夫人了!那个婢女,快把你主子扶起来!”

    这是不与雪芽计较的意思,雪芽步伐虚软地上前,心里却兴奋不已,像是完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。

    她也可以保护娘子了!她并不是娘子的累赘!

    花奴轻巧地从林嗣音怀中跳出。好似知道自己犯了错事,慢吞吞地回到大夫人脚边趴下,有几分通人性的心虚。

    大夫人终于开口:“林三娘子有什么话想说?”

    被花奴撞得摔在地上许久,衣裳扯破,周围连个帮忙扶一把的丫鬟都没有,林妙云何曾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?春桃这个小贱人,平时机灵成那样,现在为何不吱声了?

    她踉跄起身,滴答滴答掉着眼泪,委屈道:“都是我不好,若非我那恶婢煽动,我也不会误会四妹与她婢女,谁知这步摇就藏在我袖中?四妹,三姐与你道歉……”

    沉甸甸的金步摇藏在袖子里,女郎穿在身上,又怎会感受不到它的重量?在场人心里有数,不过是念及她颜面,没有戳破而已。

    林嗣音嗓音不咸不淡:“三姐言重。受委屈的不是我,而是雪芽,三姐想道歉,恐怕找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林妙云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。要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给一个下人道歉?这跟当众羞辱她有什么区别!林嗣音是存心给她难堪!她就知道林嗣音并非表面柔弱,谁知她心中有多少毒计?这个卑鄙下贱的野种!早晚把她赶出林府!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嗣音越发冷冽:“三姐不是指责我管教下人不周,不如趁早发卖出去?敢问三姐,此事若发生在林府,当作何处理?”

    这位素来一声不吭的妹妹,几乎将林妙云逼入绝境。林妙云眼中燃烧着怒火,然而无意与林嗣音对视,却被她眼里冷意惊得心头咚咚直跳。

    这样的林嗣音,让她倍感陌生。

    上方传来轻微声响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林府如何管教下人,然事情发生在晏府,我便说晏府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那位始终淡漠不语、却有着浓浓压迫感的年轻郎君起身,环视一周,道:

    “偷窃主人财物,栽桩嫁祸于人,污蔑主人清白。轻则杖责思过,重则发卖出府,充入工坊。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如冬日寒霜,凝结在林妙云心头。

    春桃是大丫鬟,自小跟在林妙云身边,嘴甜脑子快,府上奴婢行事都要看她眼色。杖责、发卖、送进工坊……随便一条于她而言都是莫大酷刑。她把头磕得咚咚作响,抓住林妙云的裙摆,“三娘子!三娘子,我都是按您的要求行事,绝无二心,三娘子救我!”

    这蠢货,死到临头还想拉她下水?少了个机灵的春桃有点可惜,可比她聪明的丫鬟多得是,再换一个就行,林妙云才不心疼。

    她嫌恶地甩开春桃,像是看见什么脏东西,“就依三郎君所言,把她处置了吧。若非今日之事,我都不知道这丫鬟竟有如此歹毒心肠。”

    平心而论,林妙云相貌不差,一双楚楚动人的剪水眸,既有大家闺秀的优雅,又活泼伶俐,到哪儿都招人喜欢。

    但晏洵似乎不吃这一套:“冤枉他人,即便身份有别,也应自省。”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wap.xbiqugu.info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