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书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渣了清冷权臣后,他日渐疯批 > 迢递嵩高下 第20章 晏表兄
最新网址:www.xbiqugu.info
    前世晏洵主动登门拜访,直言她身上有可以缓解他体内毒素之物,他猜测是一种子母蛊。但后来晏洵发现,玄机藏在林嗣音服用的药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只种在吴郡清虚观的草药,名为“濯尘”。草药无味,若与人体相融,幽香渗入骨髓,净心除尘。

    若说前世今生的不同之处,前世晏洵毒发,林嗣音以血入药,而今生,换了一种交换方式。

    前院下人来报,说大夫人与三郎君到访,让林嗣音不必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林嗣音便坐在床边,等待二人。

    这对母子的五官十分相似,晏洵那双清冷眼眸便遗传自大夫人,前窄后宽,眼尾微微上翘,多情又无情。

    林嗣音轻声道:“我身子弱,让二位受惊了。如今我已苏醒,久不归府,恐怕父亲母亲会着急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长得冷艳,骨子里却是温柔的性子,叹息一声道:“好孩子,不必着急,你先在这里养一天,我已经让人给林府捎信,也把你三姐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林妙云,大夫人微敛眼眸,神色不明。从前住在洛阳,后宅妯娌的矛盾她经历不少,不曾想林家只有两位小女郎,也会闹成这样。

    林嗣音只得道谢。

    大夫人道:“晏府会配好你需要的药。四娘,高大夫说你这段时间一直在减药,往后可别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话,有晏洵的原因,但更多是因为林嗣音自己。

    这让大夫人想起她的过去。

    林嗣音有些羞赧:“多谢大夫人。大夫人恩情如海,四娘无以回报。”

    她看起来不是健谈的性子,大夫人一进来,她只会道谢、认错,无措得连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。大夫人只可惜自己没有生一个像晏嘉月那样的小女郎,身边只有一个闷葫芦儿子,不然房间里肯定更热闹。

    “花奴与你投缘,我从未见过它这么亲近谁,”大夫人笑笑,“林家与晏家也确实有些姻亲关系,四娘便唤我一声‘姨母’吧。”

    林家与晏家三房那点姻亲,分明同大房八竿子打不着。但既然决定庇护这小女郎,关系近不近,并不是决定因素。

    林嗣音垂眼,仍在犹豫,听见晏洵道:“是母亲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是大夫人的决定,与他晏洵无关。

    他并不意外事情会发生反转,倘若林嗣音是受了委屈只会忍气吞声的木头美人,他也不会通过迂回的方式与人周旋。她看似柔弱,却比他想象中的聪明坚韧。

    晏洵有许多逼她妥协的手段,但他忽然不想这么做。

    林嗣音沉默须臾,方才点头:“姨母。”

    女郎轻盈的嗓音仿佛缀在绿叶上的晨露,大夫人不禁幻想,倘若她也生了女儿,就该如林嗣音一般。她温柔道:“你与阿月他们年龄相仿,连家中长幼排序都十分相近,我便不再唤你四娘。嗣音,你可有小字?”

    林嗣音当然有。

    观主为她起名时,也拟了小字,只是从未被人唤过。林嗣音有时做梦,梦见阿娘站在她床边,用温柔的嗓音唤她的小字,只是一睁眼,梦境与阿娘的声音一同散去。

    后来她回到阿娘身边,不必靠做梦幻想,却发现此阿娘并非她亲生母亲。

    “我小字泠泠。”

    “铃铛的铃,还是空灵的灵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,”林嗣音笑着摇头,“‘上葳蕤而防露兮,下泠泠而来风’1,是形容泉水声音的‘泠’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恍然大悟:“泠泠,是个好名字,它很衬你。你在观中,也读过《楚辞》吗?”

    林嗣音道:“观主在观中设有学堂,幼童年满七岁,无论男女,都可送来启蒙。我的住处离学堂很近,经常听见他们念书,也跟着学了许多,有《诗》《书》《礼》,也会教些老庄之学。”

    往前推几十年,天下三分,战乱四起,百姓连温饱都是问题,何况读书习字。这样一座道观,当真如文人笔下的世外桃源一般。

    大夫人面露钦佩:“他们把你教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晏洵,“我有两个孩子,大郎在洛阳任职,三郎在我身边。泠泠,你既唤我一声姨母,对他也改口叫表兄吧。”

    林嗣音轻声唤了句表兄。

    她嗓音温软,泠泠如弦音,一如她的小字。

    晏洵喉结微滚,只道:“表妹。”

    二人在一块,郎俊女俏,自成一道风景线,倒真给大夫人一种儿女双全之感。她越发觉得认下林嗣音这个外甥女是个正确决定,“往后晏府就是你姨母家,想什么时候来,招呼一声就是。林府是不是克扣你月钱?姨母给你做主,这几个丫鬟婆子,你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妙云回林府,几乎是落荒而逃,林嗣音抢在她之前晕倒,满肚子腹稿没了倾诉之处,所有人都在关注林嗣音,她林妙云倒成了多余的那个。

    她直奔父母住处,带着哭腔扑进梁氏怀里,“阿娘!”

    女儿去晏府住了一夜,回来时委屈成这样,出乎梁氏意料。她软言安抚几句,问道:“你怎么自己回来?林嗣音呢?”

    林妙云哭得更凶:“不准阿娘再提那小贱人!”

    梁氏只好耐心等女儿哭完。

    往后方一看,发现林妙云一向信任的春桃也不见踪影。还是其他丫鬟传来消息,说林妙云一回府,就让管事把春桃打发走,此生不得回豫州。

    这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林妙云哭累了要休息,也不肯说在晏府究竟发生什么。梁氏又把其他随行丫鬟叫来,才了解事情始末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手边瓷瓶被大力抛出,梁氏面容阴狠,“她倒是能耐。”

    这祸害留在林府一日,林府就一日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梁氏打定主意要好好教育林嗣音一顿,让人留意府门,若是林嗣音的马车到了,不许放她进来。下人足足等了一夜,第二日午后,车驾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林妙云坐的还是林家派去的马车,送林嗣音回来的却是晏府的车马,绣着晏氏族徽,极其气派。一众下人丫鬟守在两侧,有婢女扶林嗣音下来。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wap.xbiqugu.info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