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书小说 > 穿越小说 > 梦回大明冬 > 第十二章:行走江湖,保命第一。
最新网址:www.xbiqugu.info
    薛克上一世也来过安庆,那时候是出公差,为公司在当地的客户解决设备安装问题。没日没夜地干了十几天,愣是连工厂大门都没出过。

    完事后本想好好看看这座城市,结果公司那边又有新任务下来,作为态度积极的好社畜,薛克自然义不容辞,直接从安庆飞到下一个城市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对未来的那个安庆,薛克几乎没有任何印象。如果非要说有,那就是机场周边治安很不好,他出了机场没多久就遇到飞车党,装着资料的公文包差点被抢了。

    如今,来到这个世界,薛克是很愿意来看看的。傍晚的时候,薛克拉着女人偷偷溜上岸,一步一晃地行走在安庆府大街上。看起来相当嚣张,完全没有与通缉犯同行的谨慎小心。

    至于女人好像一样不在乎,安安静静地跟在薛克后面。偶尔拿起路边一些售卖的小玩意看看,但并买下来,只是看看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喜欢就买下来啊”薛克在前面看着她。他对她的称呼一直都是“喂~”。因为到现在为止,他还不知道她叫什么。贸然问一个杀手叫什么,在薛克看来是件很不礼貌且危险的事。而她好像也习惯了被他叫作“喂~”,于是两人就这样相处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钱~”女人还是那么诚恳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薛克无语了,转身走回来。看看那个小玩意,一只小小的珠花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薛克问地摊老板。

    “十文钱”地摊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婆,正看着眼前这一对奇怪的男女。男人走在前面晃晃悠悠地,女人跟着后面安安静静地,如果不是这男人突然跟女人说话,谁都想不到这俩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“嗯~八文……我就要了”薛克习惯了砍价。

    “客人,您说笑了。这东西可以镀了银的。我老太婆在这街上从来都是童叟无欺,从不乱喊价的~”

    “八文~”薛克目光坚定地看着老太婆,同时伸手一拉女人的衣袖转身就走,一副:你不卖我就走的样子。

    老太婆皱着眉头很纠结,看着他们已经走出几步,无奈招手:“好~好~好~回来,卖你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~”薛克一副得胜将军的样子转回来,付钱拿东西走人~

    完了跟老太婆招招手:“逗你呢,给你十文~”

    女人看着他一脸惊愕……

    薛克走过来,很自然地就伸手把珠花插到女人头上,笑嘻嘻地:“生活总得找点乐子,买东西砍价也是一种不错的娱乐方式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的惊愕转为震惊,而后脸上滚烫,这人~怎么这么~

    “走啊~前面有糖葫芦,我请客~”薛克在不远处停下来等她。

    哦……女人继续安安静静地跟上。

    “噢更你索~这山楂的腾呼噜就是没栗子的好气~”薛克边啃着山楂葫芦边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薛克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:“栗子的糖葫芦吃过吗?”

    “嗯~没,没吃过糖葫芦。”女人小口的咬着山楂,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~等会我们去买一堆糖葫芦,让你吃个够”薛克很大气。

    “嗯~”

    “冰糖葫芦甜又甜,红红山楂圆又圆。一排排呀一串串,尝一尝呀笑眯眯……”薛克摇头晃脑地在大道上扯开嗓门瞎哼哼~

    “你唱的什么?”女人惊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一首歌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天你上船前唱的也是一首歌?挺好听的~”

    “哪天?”薛克有点迷糊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刚刚醒来那天。”

    “哦~你喜欢?”

    “嗯”女人还是诚恳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喜欢我唱给你听呀,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,惨白的月勾住过往…菊花残满地伤,你的笑容已泛黄,花落人断肠…”唱着唱着薛克突然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女人正觉得好听呢。

    薛克勉强笑笑~呵呵:“忘词了”说罢把吃剩一半的糖葫芦丢到路边收垃圾的篮筐里。回头对女人说:“走吧,我们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你的笑容已泛黄,花落人断肠……

    两人的相处,多数时间就像今日一般,薛克永远是那个主动打破沉默的人。他会跟他讲他梦里的那个世界,以及在那个世界遇到的人、遇到的事;也会跟胡编乱造地跟她讲一些他自己编的、或者从前世书籍上看来的一些江湖故事,其中往往混搭着金庸、古龙小说或者水浒传什么的一些情节。

    有时候前后情节明显不一致时,面对女人的疑问,他总会大手一挥:“不要在意细节,我们要抓住重点,江湖的重点是什么?是兄弟义气、是快意江湖!懂啵?”相当洒脱。

    女人这时候往往不再反驳,只是轻轻点点头笑笑。然后继续静静地听他胡诌。当然,女人偶尔也会跟他讲起她的一些事,只是往往语焉不详。

    比如她会说:“我原本有一个弟弟、一个妹妹,后来不见了……”至于怎么不见了,她并未详说。又比如她会说:“我跟师傅住在陕西,那边很苦,经常吃不饱饭……”至于那边到底是怎么样的,她也不曾细说。她好像不怎么爱表达、或者说不太愿意表达。她对这个繁华的世界,好像什么都好奇,又好像什么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当然,在教薛克气功的时候,她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,总是能把一些要点讲得非常透彻。就像薛克前世的师傅,把机械设计、加工、制造的所有环节都摸得透透。薛克觉得这人按金庸江湖的等级来说,可能要算少林三渡那种水平的高手了,虽然她不是光头……

    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,四月十五日,船队抵达芜湖,再过几日就到南京。中午两人在舱内吃完饭。

    女人罕见地主动开口:“待会我就走了,你已经把《内化经》学完了,以后就靠你自己练。嗯~如果将来遇到事,能不用武力…尽量别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~~嗯??一个狂砍十八条街身背十几条人命的女人,突然提出这样的建议?”薛克的三观在动摇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要说我怎么喜欢用武力解决?”女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额~~~我只是疑惑,想跟你探讨一下,没别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特别想!”薛克强调自己的急迫性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打得过大部分人,你可能打不过大部分人~”

    扎心了!老铁!薛克欲哭无泪,自己真是贱啊,干嘛自取其辱?

    “开玩笑的。”女人一笑,转而问:“你知道白莲教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,漕帮吴家三兄弟不就是白莲教的什么堂主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爹也是白莲教的~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~~”薛克有点不明白了,难不成是白莲教内讧?

    ​“可我不是。”女人幽幽地说,“我家世代习武,自五年前我娘去世后,我爹不知怎么的就认识了吴家几兄弟,在他们的教唆下鬼使神差地入了白莲教。”

    “开始我爹说是为了给我去世的娘祈福。后来我爹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。不停地把家里的财物往教里送,家里地卖了、房子卖了、铺子卖了,还偷偷把我弟弟妹妹都贡献给了什么无声老母了,最后连我都差点被他送进去。如果不是我自小武艺底子好跑了出来,现在我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才知道,吴家兄弟给我爹吃了极乐丹;这东西一旦沾染上就戒不掉的,只能吃到死。”女人抬头看向窗外,强笑道:“前几个月我出来,打听弟弟妹妹的下落。结果在九江大街上遇到吴家老二,没忍住就跟上去杀了。后来想着一不做二不休,把他们兄弟全杀掉,结果差点把自己搭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弟弟妹妹找到没有?”薛克看着眼前的女人,不知怎么地有点心酸。

    “没有,四五年了。听说他们当初是被送进了一个叫忘忧谷的地方,或许不在了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爹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了,我走后第二年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弟弟妹妹……只要没有坏消息传出来,总还是有希望的。”薛克只能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渺茫希望安慰女人。

    “嗯!希望吧”女人含泪笑着。

    薛克斟酌着说道:“另外,你这样找你弟弟妹妹,有点像无头苍蝇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你得有个方向…或者说是抓手…”

    ​“抓手?”

    “嗯,是这样的。”薛克终于理清了自己的思路:“原先你爹吃的那个极乐丹,他们弄出来估计就是为了敛财,所以…不可能只给你爹一个人吃。我相信,他们私底下应该还用这东西控制了不少人,知道的人越多,消息就越可能走漏,你找到线索的可能性就越大,这也许是你找到人的一个很好的抓手…或者方向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认真地一会,说:“你很聪明,谢谢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的绰号你知道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算无遗策、人见人爱、花见花开、玉树临风、江湖百晓生!”

    女人没任何反应,就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嗯~你还是没有幽默感。”薛克尴尬地咳了一下,清清喉咙:“认真一点哈,我跟你商量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暂时先别去九江找姓吴的了,太危险。我知道你武功高,但他们人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看着薛克,眼里有着莫名的光,这也许是这几年她第一次遇到这么关心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要阻止你报仇,我的意思是…那个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对!就这么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女人诚恳地点点头,薛克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现在回去等于自投落网。”女人笑着站起来:“我走了,你要好好练武。不过要记住:行走江湖,保命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保命第一”薛柯站起来郑重拱手。

    女人跳出船舱,轻轻一跃掠过一丈多宽的水面落在岸边,朝身后的薛克挥挥手~

    “诶~~你等等”薛克朝着岸边喊道,后半句话却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女人回头看了看他~笑了~~

    “我叫欧阳心兰~~记住了~~”女人的声音随着江风拂过薛克的脸~~

    薛克笑了~~~好~我会记住的~~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wap.xbiqugu.info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